当前位置:首页>名人大全>白落梅经典语录

白落梅经典语录

  • 人生本身就是一个错误,错误的开始,错误的忙碌,错误的结局。

    发布时间:2018-09-10
  • 乱红飞舞,满地的落英,有一种无从收拾的纷芜,又有一种淡然遗世的安静。过度的清醒,会让人觉得薄凉冷漠;过度的沉醉,又会让人感到浮浅迷离。所以,完美的人生,当是留一半清醒,留一半醉意。

  • 蝴蝶飞不过沧海,没有谁忍心责怪。这句话好像来自于歌词,无论是谁写的,许多人就这么爱上了。那是因为人生充满太多的无奈,我们都明白,在浩渺无垠的沧海,你我就是那弱小的蝴蝶,纵然给了一双翅膀,也终究飞不出茫茫海域,飞不过蓬山万里。

  • 人世苍茫,千年一恍而过,人类其实一直在重复相同的故事,相同的冷暖爱恨。春蒸秋尝,日子是一砖一瓦堆砌而成,到最后,谁也找不到哪一堵城墙,属于自己。

  • 佛说,放过那些曾经为爱走失迷途的人吧,饶恕他们,也是宽容自己。人生有许多陷阱都是自己亲手挖的,以为可以捕获别人,掉进去的往往是自己。世上有尘网、情网、名利网,你舍不得什么,就会被什么网住。世事当是如此,有舍有得,不舍难得。只是谁又有把握,得到的就一定会比舍弃的多呢?

  • 佛说,放过那些曾经为爱走失迷途的人吧,饶恕他们,也是宽容自己。人生有许多陷阱都是自己亲手挖的,以为可以捕获别人,掉进去的往往是自己。世上有尘网、情网、名利网,你舍不得什么,就会被什么网住。世事当是如此,有舍有得,不舍难得。只是谁又有把握,得到的就一定会比舍弃的多呢?

  • 生命对于某些人来说,原本是件忧伤的事,是场无可奈何的错误。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,误落了尘网;一苇渡江的小舟,泊错了港湾;一株洁净的花木,开错了季节。

  • 回不去了,真的回不去了。爱上这句话,已是很多年前,每个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人,都曾说过这句话,爱过这句话。爱得无奈,爱到心痛。多少情缘匆匆来去,到最后,我们都成了那个拾捡往事的人。看着行色匆匆的过客,然后感慨万千地说了同一句话,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。

  • 如果可以,我只想嫁一个平淡的男子,无须海誓山盟的私语,只需知我心意,只需,一生为我画眉。

  • 诀别之时,总喜欢说一句,相忘江湖,各自安好。其实相忘就是转身,转身之后,从此人海苍茫,再要重逢是多么的不易。我们都是浩渺天地的一粒微尘,从哪儿来,就要回哪儿去。只是等到那一天,曾经的犯下的错,是否还可以弥补?曾经错失的缘分,是否还可以重来?曾经许下的诺言,是否还有机会兑现?

  • 该怎样阅读一首动人的诗歌,才不会惊动已经平静的心情?该怎样讲述一个过客的故事,才不会打扰行将安宁的日子?人的情感和命运,就像漂浮的流云一样无法掌控,时聚时散,时离时合。

  • 你是我种下的前因,而我又是谁的果报。世间风景万千,很多时候,我们无法分辨清,谁是你要的那杯茶,谁是你沧海桑田的家。有些人看上去很好,却不能和你一起承接风浪;有些人看似浪子,却是你真正的归者。而这一切,在你遇到人生的坎时,便自见分晓。

  • 他们说,爱是一场修行。想必看过这句话的人,都会不由自主的心动。在漫长又短暂的人生旅程中,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一路修行,最终得到一种所谓的圆满。

  • 人到老时,回首经年,曾经一起听过鸟鸣,一起等过花开,一起看过月圆的人,也许早已离你远去。而那些执手相看的背影,恍若流水的诺言,也成了一桩桩残缺不全的往事罢了。

  • 因为不是所有的相处,都让人愉悦,时间久了总会生出厌倦之心。那时候,所期待就是离别,无论是短暂,还是漫长,只愿意相离。不曾想,一离竟成了一生。一直想寻找重逢的借口,却还是被流年辜负,从今后,便再也不能相见。

  • 爱上一道风景亦是如此,只是刹那的邂逅,需要用一生来记住。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漂泊的人,从不愿意荒凉地行走在路上,甚至害怕像浮萍一样无根无蒂的游走。我渴慕的是一份安定,哪怕一间狭小简洁的屋子,也足以放下一颗厌倦漂流的灵魂。

  • 那时候说过,一个人是诗,两个人是画。流光老去,便开始无法制止地贪恋万紫千红的春天,总希望未来的日子,可以季季逢春。

  • 走过多少春去秋来,始终无法丈量红尘的路程到底有多远。时光一直追赶,从岸的这边,赶至那条阡陌。有一天你止步,意味生命的历程行将结束,而你亦完成了生存的使命。有些人厌倦凡尘,一心只想做佛前一株安静的草木,沾染禅的性灵。有些人却愿意离开禅境,甘愿落入尘网,流散于乱世,清醒又疼痛地活着。

  • 从何时开始,我做了那个只为植物低眉的女子。忽略了千万人中,所有的相遇,忽略了云水过往里,那些不见不散的诺言。只在一株怀旧的草木里,找到了曾经熟悉的一切,并认定那是喧哗尘世最宁静的归属。

  • 仿佛所有的故事,都少不了离别这样一个片段。如果说开始是为了结局,那么相遇则是为了别离。许多人的眼里,离别应是带着一种感伤的凄美,但我以为,有许多离别,给人带来的却是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  • 在时间的河上 总想看清世间万象 可江山易主 岁月更换 我已老去当时的模样 为什么 岩石草木可以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地毫发无伤

  • 在时光里,许多人事,就那样不经意丢掉。已是黄昏,很快,就是万家灯火。那一扇扇幽窗下,又会有多少新的故事在重复上演,温柔的伤感。

  • 世事早已擦肩而过,我们又何必反复追忆,反复提起。是时候和昨天告别了,忘记一切,也原谅一切。是真的忘记,做到心平气和,在安稳的现世里,循规蹈矩的过日子。不再追求虚浮的奢华,不再喜好俏丽的颜色,不再渴望热烈的爱情。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,穿粗布素衣,和某个平淡的人,一同老去,相约白头。

  • 人生云水一梦,而我们就是那个寻梦的人,在千年的河上漂流,看过流水落花的风景。有一天老无所依,就划着倦舟归来,回到水乡旧宅,喝几盏新茶,看一场老戏。时间,这样过去,甚好。

  • 最是寂寥黄昏,掩去了日光的明媚。都说秋水无尘,秋云无心,这个季节的山河盛世,应该沉静无言。秋荷还在,只是落尽芳华。而我们无须执意去收拾残败的风景,因为时光仍旧骄傲地流淌。始终相信,万物的存在,都带着使命,无论起落,都有其自身的风骨。世事既有定数,我们更应当从容度日,与山水共清欢。

  • 时光如水,物转星移,许多人事都分道扬镳,不明下落。而缘分是一条神奇的河流,我们划着桨橹漂浮在其中,朝着各自的方向驶去。在没有约定的未来,却终有一天会不期而遇。就像一段前朝往事,一出经年的戏曲,一本古老的书。被五味杂陈的烟火浸染,被悲欢冷暖的世情冲洗,繁芜中,依然有种地老天荒的安宁。

  •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
  • 我是船,静静地漂浮在时间的河上。人海茫茫,也曾为了一段萍水相逢,迷失过最初的方向。隔岸灯火已阑珊,而我打捞着一轮水中的月亮,止不住内心无尽的荒凉。在时间的河上,已然忘记那些落花无言的过往。走过千回百转的岁月,不要问我,是否饮尽了尘世的风霜。

  • 一直以来,都认为,最美的女子,应当有一种遗世的安静和优雅。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何种心情,她都能让你平静,让你安心。这样的女子,应该有一处安稳的居所,守着一树似雪梨花,守着一池素色莲荷,缓慢地看光阴在不经意间老去。

  • 一代词人,纳兰容若的离去,不过是,在荒野之外,多了一座坟墓。不过是寥廓的苍穹,收回了一颗星子;无垠的大海,收回了一尾鱼儿;茂盛的森林,收回了一棵树木;浩淼的天地,收回了一粒尘土。

  • 花事已过,而我在匆匆时光里,无端地错过了花期。那些散落的芬芳,是爱的流转,是对华年最美的深铭。直到眉宇间,再也寻不见一丝青春的痕迹才知晓,过往许多纯净的恩宠,都还给了流光。是不是每个人,走到最后,扫尽尘埃,都会把日子过到一无所有?也许那时,才能够在纷扰的人群里,得到安然。

  • 你情深若许,她淡然如初。你以为一旦别后,山长水阔再难重逢,谁知她却在人生必经的路口,悄然独立,低眉含笑。兰花以最简单的姿态,于人间安门落户,又总不似烟火中的草木。她无意光阴枯荣,倦看人世消长,你对她袒露心迹,絮说旧事,她心意阑珊,清淡无言。

  • 既是说出如此珍重的话,就该有一场美丽的离别。在散场之前,彼此再牵一次手,彼此再对视一回,之后爱与不爱,见与不见,都不重要。总以为,在人生诸多的交往中,任何一次深情的回首,都是让自己万劫不复。其实所谓的情深,不过是交付一切,忘记时光,忘记自己,不给自己留任何的退路。

  • 漫步在红尘,笑看浮世,不过烟云一场。但真正有几人,可以做到淡然相忘,忘记名利,忘记情感,忘记曾经拥有的一切。当有一天,你想要安静地生存于世,从此过不惊不扰的光阴。是否这样,就可以和过往的纷扰一笔勾销?爱过的人,可以丢弃,犯过的错,可以饶恕,许过的诺言,可以不必兑现。

  • 有人说,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,连光阴都是美的。我想说这句话的人,一定是爱过,唯有爱过才可以深刻地体会到,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。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,每寸肌肤都可以在清风朗月下舒展。爱的时候,会发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,粗衣素布也秀丽,淡饭清茶也温馨。

  • 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,有些人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,有些人,则在你心里生根抽芽。

  • 花事已过,而我在匆匆时光里,无端地错过了花期。总以为,那些散落的芬芳,是爱的流转,是对华年最美的深铭。直到眉宇间,再也寻不见一丝青春的痕迹。才知晓,过往许多纯净的恩宠,都还给了流光……

  • 曾几何时,喜欢收藏那些古旧物品。会珍惜一本线装书,会迷恋一出经典戏曲,会爱上一块温润老玉。总怕自己会在不经意的时候,将它们弄丢,今生再无缘得见。怕自己被碌碌红尘牵绊,而遗忘了过往所有的美丽。却不知,时间这把锋利的刻刀,早已雕琢好一切,无论你是否喜欢,存在过的,永远都擦拭不去。

  • 在这喧闹的凡尘,我们都需要有适合自己的地方,用来安放灵魂。也许是一座安静宅院,也许是一本无字经书,也许是一条迷津小路。只要是自己心之所往,都是驿站,为了将来起程不再那么迷惘。

  • 这世上总有许多执迷不悟的人,为了一溪云、一帘梦、一出戏,交换心性,倾注深情。而痴情本身就是一个寂寞的旅程,倘若无法承担其间的清冷与凉薄,莫如不要开始。有时候,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,会比一个寡淡漠然的人更疲累。

  • 最美的女子,应当有一种遗世的安静和优雅。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何种心情,她都能让你平静,让你安心。这样的女子,应该有一处安稳的居所,守着一树似雪梨花,守着一池素色莲荷,缓慢地看光阴在不经意间老去。

  • 喝一壶清茶, 写几行小篆, 看一剪流云, 梦一回江南。 愿与草木, 随遇而安。

  • 我们总是会被突如其来的缘分砸伤,把这些当做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主题。有些缘分只 是南柯一梦,瞬间的消逝便成了萍踪过往。有些缘分却落地生根,扎进了你的生命中,从此 纠缠不清。

  • 你的杯不该为我而空

  • 一直以来,我都是个有始有终的人。要么不愿意开始,倘若有了开始,就一定会走到结局。若问缘由,则是我信因果,我相信,这世间有因果轮回。有花开,就会有花落;有缘起,就会有缘灭;有别离,就会有重逢;有沧海,就会有桑田。尽管万物起落有定,可我们还是不知道用什么来抵御变幻无常的人生。

  • 我曾许过诺言,此生只做凡俗中的女子,来世再听佛诉说禅音。可此刻我却想做布达拉宫的一个无名的朝圣者,独行在悠长的石阶。因为我有一个心愿,唯愿这世间的每一条河流,每一座青山,每一株草木,可以不分彼此。愿山河静美,盛世长宁。

  • 许多看似拥有的,其实未必真的拥有。那些看似离去的,其实未必真的离开。倘若因果真有定数,有朝一日,该忘记的都要忘记,该重逢的还会重逢。只不过岁月乱云飞渡,那时候或许已经换过另一种方式,另一份心境。而信步寻梦的人,在拥挤的尘路上相遇,也许陌生,也许熟悉;也许相依,也许背离。

  • 是岁月,留下的真实痕迹,是浮世,难寻的简约美丽。才会叫人如此,心动得不能自已。多少人,从最深的红尘,脱去华服锦衣,只为匆匆地,赶赴这一段石桥的际遇。只为在,老旧的木楼上,看一场消逝的雁南飞。纵算片刻的相聚,换来一世的别离。多年后,我依然可以,凭借清风的气息,回味昨天的你。

  • 我是青衣,我的命运,是别人手中摆弄的棋。所以,你我的相逢,只能在戏里。唱过了桃花扇,又唱玉簪记,仿佛时间,就是一场简单的轮回。总以为,褪下了戏子的妆颜,就可以,人淡如菊。却不料,反惹得相思如雨,一梦成疾。有一天,戏中的故事走到结尾,那时候,我连一份寻常的偎依,都给不起你。

  • 你可知,有多少语笑嫣然的轻漾,就会有多少零落的惆怅。有多少风华绝代的过往,就会有多少疏离的迷茫。如果说追忆只是怅惘,那么,我不会假装将你遗忘,并陪你走过一生的雨露风霜。

  • 今年,我是你窗前的那剪梅花,来年,又被谁折去天涯?谁闲坐在绿纱窗下,瘦剪一夜灯花?谁又愁抱一把琵琶?拨弄落雁平沙?不要犹记蒹葭,不再空劳牵挂,不要再问,这一年的漂萍逐水,又老去多少年华。转过春秋又冬夏,他年,你我相逢会在谁家?

  • 也许前世,我们都是伶人,今生,来回地翻唱,一场注定悲情的戏。

  • 我终究是清淡的,我应该在一个谁也不认识,也不认识谁的地方,和一个眼睛清澈的男子,安静地过日子。在有生之年,用情感的砖瓦,垒砌一间幸福的小巢。不要天荒地老,只要一生,因为来世,我许诺过佛,要做他身边的草木和尘埃。都说一笑泯恩愁,相逢和相离,也只是佛祖的拈花一笑。

  • 我们喜欢在寻常的日子里,独自调一杯情绪,里面的悲喜、酸甜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搭配。但人生这道茶,却不容许我们随意冲泡,失了分寸,就会成了一生的苦茗。

  • 都说世象迷离,我们常常在如烟世海中,丢失了自己。千帆过尽,回首当年,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,如今岁月留下的,只是满目荒凉。当你孤独地行走在红尘陌上,是否会觉得,肩上的背囊被人间故事填满,而内心却更加地空落。此时,则需要依靠一些回忆来喂养寂寥,典当一些日子来滋润情怀。

  • 无须循着过往的香迹,你还是昨日的你。你心中没有与我相关的记忆,而你却是我一生的知己。你说清绝是你前世唯一的美丽,冷傲是你今生经久的主题。而我看罢了枝头洁白的飘逸,又静静地等待一场疏落的梅花雨。如果牵怀让你觉得孤寂,我选择忘记,假装不再想起,看你,在红尘的对岸独自呼吸。

  • 每个人来到世上,都是匆匆过客,有些人与之邂逅,转身忘记;有些人与之擦肩,必然回首。所有相遇和回眸,都是缘分,当你爱上了某个背影,贪恋某个眼神,意味着你已心系一段情缘。

  • 这样冰封,是怕轻误韶华,还是怕辜负烟霞?今年,我是你窗前的那剪梅花,来年,又被谁、折去天涯?谁闲坐在绿纱窗下,瘦剪一夜灯花?谁又愁抱一把琵琶?拨弄落雁平沙?不要犹记蒹葭,不再空劳牵挂,不要再问,这一年的漂萍逐水,又老去多少年华。转过春秋又冬夏,他年,你我相逢会在谁家?

  • 假如相爱是戏,那么,在戏还没有落幕之前,让我们彼此放弃,守住一段不冷不暖的记忆。在没有你的日子里,我也会如意,在没有我的日子里,你也要珍惜自己。

  • 假如爱真的有天意,那么,在我们的世界里。只有一个我,只有一个你。 假如花开是相聚,花落是别离。那么,就选择属于我们的那一季。无谓因果,不惧轮回。假如开始是晴,结局是雨。那么,还会不会有另一种天气。叫做不晴不雨。

  • 逝者如斯,千唤不回。悠悠沧海,桑田失色。人世浮沉,草木亦有情感,烟尘亦知冷暖。可我们的心,总是找不到一个宁静的归所,可以安身立命。多少情怀需要蓄养,多少诺言期待兑现,还有多少错过渴望重来。只是滔滔时光,如东流之水,再也不能回头。有些情感,终究是无可取代,有些缘分,注定那么短暂。

  • 我相信,慈悲之人,愿将自己萎落成泥,焚烧成灰,纵算飘散于这世间任何一个角落,都可以淡然相对。浮生一梦,我们不过是在梦里,导演着自己,又在梦外,冷眼相看,和梦中人恍如陌路。

  • 曾经有过约定,携手戏人间,可终究还是在茫然的岁月中,彼此失散了。是有人在岔路口,禁不住百媚千红的诱惑,不由自主地匆匆转弯,抛下当年不离不弃的誓约,忘却过往千恩万宠的时光,就这么决然转身,转身……

  • 都说禅林深院的钟声是世间最洁净、最美丽的语言,它会让贪欲的人学会放下,让浮躁的心懂得安宁。都说世间情事如烟云一样的舒卷,可如何才能做到忘记,忘记这碌碌红尘,有过一个你,有过一个我,有过那么一段清澈的相遇。

  • 曾经多少刻骨的爱恋,都被我们一一扫落尘埃。总有一些过往,会成为经久的回忆,并且再也不能忘记。我们总想要一份永恒,可是又有几人愿意相信永远。

  • 这世间有许多情感,都背负太多的无奈,欲爱不能,欲罢不忍。谁又可以静坐在云端,冷眼俯瞰凡尘烟火,而自己做到纤尘不染。尘世里美丽的相逢,总是让你我情难自禁,只是从来没有一段缘分,真正可以维系一生。

  • 这是一场无法预约的月光,那些有情的过往,与我新生的白发遥遥相望。你说无论容颜如何更改,我永远都是你梦中的想象。青春的知遇是一场纯净的苍茫,那些丢失了主角的故事,是否真的该遗忘。

  • 我以为,人与人之间,应该淡然相处,细水长流才能让缘分维持得久远。太过浓烈,总是会生出大悲大喜,而让缘分在短暂的时光里就终止。如若每个人都安静地存在,不争艳,不夺色,不求名,不为利,沉静而善良。这世上,是否就不会有纷扰,不会有争斗。而人们可以安宁度日,静守流年里简约的幸福。

  • 缘是什么?缘是十字路口的相逢,是红尘陌上的牵手;缘是万朵春花一齐绽放,是两枚秋叶一起下落;缘是山和水的对话,是日与月的交集。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识就是缘,在烟尘中流散却没有忘记就是缘。相遇,是一种幸福的劫难,也是一种错误的美丽。相忘,是的一段迷惘的开始,也是一段清澈的结局。

  • 是聚终要散场,是戏终要落幕。开始是前因,结束是果报。相遇是轮回,相忘是圆满。爱恨随缘,得失一笑,人生这场局,只有自己才能把握,也只能自己把握。

  • 原来人的心是这般的软弱,渴望柔情与幸福。我们从来不愿意看到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杀伐,不愿意接受战争所带来的浩荡洗劫。倘若每个人都心存善念,安于平淡,在属于自己的小城里像花开一样微笑,如莺燕一般歌唱,那该多美。或许非要等到千帆过尽,百味皆尝,才甘愿守着山青水静的乡野,过最清淡的日子。

  • 也许会忘记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老到孤独无依 当所有的故事都成为背影 就在心底种下一树菩提 只要一点禅意,一点点慈悲那时候,任凭光阴静静流去 我还是我 你还是你

  • 青春岁月里的相逢不需要任何约定,偶然的擦肩,一个不经意的回眸都可以结下一段缘分。我们都有过花枝招展的年岁,为某个喜欢的人倾尽所有的激情,对着高山,对着河流,许下滔滔誓言。自以为是情种,走过一段缠绵的历程,而后开始有了厌倦,那时候,发觉过往的山盟水誓,只是一场青春的玩笑。

  • 花不会因为你的疏离,来年不再盛开;人却会因为你的错过,转身为陌路。

  • 在苍翠的年华里,我们不能不热烈地爱。纵算会让自己伤痕累累,纵算转瞬一切都烟消云散,也当无悔曾经的付出。没有谁能够做到在年少时就淡然心性,倘若人与人之间都寡淡相处,又何来风华绝代的过程?人在江湖,当鲜衣怒马,明媚灿烂地过每一天。做自己想做的事,爱自己想爱的人,不问对错,不管结果。

  • 也曾有过去 也曾相逢在最深的红尘里 在花开之前 我已明白 人生不过是一场萍聚 没有谁,要去为一段如莲的往事 做着毫无意义的沉迷也曾有回忆 也曾有过漫不经心的别离 在花落之前 我早已把一盏茶喝到无味 尽管经卷里写着三世的轮回 可我们,还是无法参透宿命的玄机。

  • 怎样的一场落叶匆匆,让死亡也这般地灿烂从容。都说韶光如梦,看惯了秋月春风,人生故事本相同,可终究,无法割舍一段美丽的相逢。往事就像一场无言的秋红,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。纵算水尽山穷,叶落成空,那老去的年华依旧可以风姿万种。纵算岁月朦胧,天涯西东,依然可以觅寻当年遗落的影踪。

  • 开间茶馆吧。在某个临水的地方,不招摇,不繁闹。有一些古旧,一些单薄,生意冷清,甚至被人遗忘,这些都不重要。只要还有那么,那么一个客人。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,将一盏茶,喝到无味;将一首歌,听到无韵;将一本书,读到无字;将一个人,爱到无心。

  • 听说入秋了,曾经那么喜欢霜林染醉的天气。如今却不想,听到一点儿关于秋的消息。那是因为,我怕老去。我们都不是岁月的勇者,付不起失去光阴的代价。多想风雨无惧地走下去,在白发苍颜之时,还有一颗明净若秋水长天的心。那么现在就珍惜,尘世种种的爱,让每一天,都安宁如水,慈悲简静。

  • 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 让心如莲花一样,静静开放

  • 品茶,就是为了品一盏纯粹,一盏美好,一盏慈悲。我们就在茶的安静,茶的湿润里,从容不惊地老去。

  • 心如明镜,不惹尘埃。 身居红尘,淡然心性。 清醒从容,自在安宁。 心动,则万物动,心不动,则不伤,清净自在,喜乐平常。

  • 身处世俗的我们,以清淡持之,少一些执念,多一份禅心;凡尘中的我们,即便披着华丽的羽衣,也永远飞不出茫茫黑夜。

  • 也许我们得心时常会寂寞、会荒芜,而文字可以给人无穷无尽得灵思。然而与文字得邂逅也需要缘分,如果有缘,当自珍惜,倘若无缘,不得识字,还可以划火,焚书取暖。

  • 真正的平静,不是远离喧嚣,而是在心里修篱种菊。

  • 曾经的盟誓,是为了将彼此的心栓牢在一起,可最后,拴住的,却是空芜的梦。

  • 黄昏总是自作主张,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到来,它却不需要跟任何人商量,因为它没有出轨的权力。而人,却可以把自己的出轨,当做是生命里一次恍惚的远游。

  • 可千古人事相同,我们都逃不过韶光的流转,躲不过命定的情缘。走在人生花开的陌上,我们可以伤感,却不要沉沦;我们可以辜负,但不要错过。

  • 仿佛每一段相逢,都是为了明日的离开。既知到最后,都要离别,却依旧有那么多人,一往情深地期待相逢。

  •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演绎一幕又一幕的戏,或真或假、或长或短、或喜或悲。你在这场戏中扮演的那个我,我在那场戏里扮演这个你,各自微笑,各自流泪。一场戏的结束意味着另一场戏的开始,所以我们不必过于沉浸在昨天。你记住也好,你忘了也罢,生命本是场轮回,来来去去,何曾有过丝毫的停歇。

  •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暗伤,这个伤口不轻易对人显露,而自己也不敢轻易碰触。总希望掩藏在最深的角落,让岁月的青苔覆盖,不见阳光,不经雨露,以为这样,有一天伤口会随着时光淡去。也许真的如此,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,它可以治愈你的伤口,让曾经刻骨的爱恋也变得模糊不清。

  • 有一天如果我们在奈何桥上相逢,请一定别忘记,曾经在红尘共有的那一段苍绿流年;别忘记,曾经相伴跪蒲,在佛前许下的那段灵山旧盟。多少姹紫嫣红,都被菲薄的光阴给无端辜负;多少赏心乐事,都被莫名地关在寻常院落里。既然留不住青春,错过了昨天的那枝花,又怎能再错过今朝的这壶茶。

  • 水寒江静,月明星疏。也许我们都该持有一颗良善的心,把今生当作最后一世,守候在缘分必经的路口,尊重每一段来之不易的感情。轻叩庭园,换一种踏雪寻梅的心情,找回诗意的简单。光阴无涯,聚散有时。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

  • 有时候,等一个人,等得太久,会忘记他的模样,甚至名姓。 有时候,等一朵莲开,等得太久,会让分明的四季,变得模糊不清。 可是莲荷在每年夏季终究要应约而来,但有些人,任你耗费一生的时光,也等不到。

  • 这是一条叫轮回的老巷,多少人,在这里寻找散落的过往。其实,故事早已改写了当初的模样,可流年,为什么还要这样叫人神伤。一定有些什么,被我不小心遗忘。否则,转角处的灯火,不会那样的荒凉。否则,昨天留下的,不会只是淡淡迷惘。如果支付了一生的时光,那么,是否就可以拥有,我想要的地久天长?

  • 几场梅雨,几卷荷风,江南已是烟水迷离。

  • 你曾是锦瑟 我曾为流年 只因这场无声的风雨 让未了的故事匆匆擦肩

  • 给我一段老时光,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,泡一壶闲茶。不去管,那南飞燕子,何日才可以返家。不去问,那一叶小舟,又会放逐到哪里的天涯。不去想,那些走过的岁月,到底多少是真,多少是假。如果可以,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的梅花,守着寂寞的年华,在老去的渡口,和某个归人,一起静看日落烟霞。

  • 如果可以,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的梅花,守着寂寞的年华,在老去的渡口,和某个归人,一起静看日落烟霞。

  • 林下相逢,不问因果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奔走,会突然发觉,那些说好了携手天涯的人,竟早早分道扬镳了。这世上岂有真正不被更改的诺言,纵是山和水,天与地之间,也会有相看两厌,心生疲倦的一天。所以,淡然心性,各安天命,如此,就真的简单了

菲律宾申博在线正网官网

作者:白落梅

白落梅,原名胥智慧,作家,散文作品在CCTV3《电视诗歌散文》栏目中播出三十余篇,多篇作品发表于《读者》等杂志。已出版作品《你若安好便是晴天:林徽因传》、《我用尽青春只为寻你:徐志摩传》、《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》、《恍若梦中一相逢》、《烟月不...白落梅简介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至理名言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69062号-10

网站地图 太阳城集团 申博138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直营网
申博现金网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站登入 申博手机怎么下载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
申博客户端下载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代理 申博登入网址
申博官网登录 菲律宾申博娱乐 极速百家乐 申博游戏注册
申博娱乐官网 星级百家乐 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博彩公司